西宁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意甲

小天道第章盛开的血莲花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小天道 第27章 盛开的血莲花

“这样走下去的话,就是天黑我们也不一定到得了龙子崖上!”

“明明知道我是个老人还这么催促,你可有点不敬老人之嫌?”

“嫌你个头嫌,我比你大多了,在我面前你就是个小屁孩!”

随着吵闹的声音,断背山的一条弯曲的山路上走来了一个身影,只是身影里多了一个黑点,它时不时地东张西望着什么,身影看上去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手里还拿了根棍子。

秦木弯着腰抬头望了望山腰,手里的棍子帮他支撑着身体,但是浅色的、更具有休闲风格的、能适用于更多场合的外套也同样是必不可少的单品风衣:风衣也是很多职业女性很喜欢的一种外套额头的汗水不时地流出。

“出什么神呢?”记忆鸟飞在空中好气地问道。

“记忆鸟,你知道吗?这条山路我已经差不多五年没有来过了!”秦木看了看山路,神情仿佛间有些晃动,额头是皱了又皱,他这世的记忆就是从前面不远的山上开始的。

“你是不敢来还是不愿来?”记忆鸟瞪大了眼睛歪着头问道。

秦木没有回答记忆鸟的问题,反而心里涌现出了一些回忆镜头,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月黑星稀的深夜,天空中偶尔会有几滴雨水飘过,随着微风飘到人的脸上冰凉冰凉的。

深邃的夜晚特别寂静,轰隆隆响过之后,他们十几个小孩被扔到了这里。

由于发烧过度而几乎是半昏迷状态的秦木惊醒了过来,几十头野狼把他们团团包围,哭泣惊吓声响成一片,显然那些人是故意的,他们不希望留下所谓的活口,扔过来就是喂狼的。

一只只灰褐色色的野狼露出了贪婪的表情,他们已经奈不住心底的食欲了,轰隆隆的声响刚过他们就扑向了惊吓哭泣的孩童们,转眼间三个小孩子就被野狼们给分吃了个干净了。

千钧一发之际,秦木的脑海里多了一条信息,一条如何燃烧生命的信息。

于是乎秦木燃烧了生命,烧死了疯狂的野狼们,甚至于殃及了几个特别小的小孩子。

“怎么,当时的情景依稀在目?”记忆鸟飞到了秦木的肩膀上,再也没了平时的玩笑嘻嘻,额头的神羽也是光亮了不少,眼神里似乎也陷入了某种回忆,脖子一转又转地看着天空。

“走,我们爬上山去!”

秦木一马当先地走在了前头,手中的木棍也给扔掉了,不知怎么了想到了那些不开心的往事,他好像觉得自己不累了,浑身又充满了力量,简直可以说是健步如飞一路小跑了。

“回家了!”记忆鸟吼叫了起来。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秦木走完了半个小时的距离,而且他气不喘心不跳,就是有些诧异于路边上见到的花草昆虫。按说深秋天气了,花草应该变黄了,然而他看到却是完全不同,不但青翠欲滴,有一些花草的颜色竟然呈现粉红色,甚至于是暗红色,有悖四季常理。

还有就是那些昆虫的颜色,竟然也是粉红色暗红色,很是奇怪。

“哎呀,我的鸟妈呀,吓死小鸟了!”

秦木打眼瞧去,记忆鸟竟然差一点和一只野鸡般大小的麻雀相撞,浑身泛着暗红色。

“怎么这么香,不会是谁在这做出多么精妙的配合上面野餐了吧?”

记忆鸟的鼻子翕动了几下,随后又自言自语否定着说道,“不像一般的香味,怎么这香味里却又泛着血腥的味道?”想到此精神立刻紧张了起来,大敌当前的样子,“秦木,小心!”

<奥林匹克环城公园项目考察团与我市洽谈p> 秦木也是闻到了,只是他并没有记忆鸟那样的紧张,反而加快了脚步百米冲刺似的往山上跑去,直觉告诉他这香味他似乎很熟悉,根本不会对他构成任何记忆鸟口中所谓的伤害。

“你小心点!”记忆鸟后边喊道。

几分钟后秦木就跑到了龙子崖上了,映入眼帘的是另一幕景象,他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怎么了?”

记忆鸟张开的嘴巴又闭上了,嘴巴哆嗦着,精神惶恐着,它也是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只见山上漫山遍野开满了红花,有些它知道名字,有些它甚至是第一次见过,尤其是他们开出的花瓣竟然都是人形的,刚才的香味就是这里飘出去的,仿佛记忆鸟还闻到了血腥味。

尤不过其是中间的那株红花,他竟然差不多有半大成人高了,就连叶子也是红色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血莲花?”

记忆鸟的脑海中迅速涌现出一些记忆,它本身就是记忆鸟记录着许多信息,急忙查找对比,最终找到一种相似度为百分之九十的花朵——雪莲花。然而很快它自己又给否定了,因为根据记载雪莲花一般情况下都是那些谪落的仙神死后的“灵”化出的一种能量花朵。

“你是说这是神灵的化身?”秦木也受到了记忆鸟给他的信息。

记忆鸟看了看秦木,又瞧了瞧那些盛开的生命花朵,“难不成你小子以前真是神灵?”

“事实摆在眼前,你有什么可怀疑的?”秦木整了整衣袖,一本正经地说道,“本天尊就是神灵的化身,以后你见了本天尊要行神灵大礼,不然就是亵渎了神灵,将会受到惩罚!”

“就臭美吧你!”记忆鸟还不忘损秦木一句,“你顶多也就是一个谪落的神棍!”

记忆鸟是微笑连连,再次看了看中间那朵半大成人高的雪莲花,摇头又晃脑还真是和传说中的能量花朵一模一样,只不过那是能量型的,而这朵雪莲花却是真实存在的实体。

看着这些盛开的雪莲花,秦木倒没有想到那么多,他只感到浑身的愉悦,这些天的阴霾全都一扫而光了,尤其四周来往飞舞的那些不知名的小昆虫竟然围绕着它,心里惬意了许多。

“呀!”

突然之间秦木心里一种莫名的不安,甚至于感到了不舒服,全身星元之力骤提,星眼明显地看到星宫里的那只火焰金蚕很躁动,似乎很不安,甚至可以说是很惶恐,绝望的眼神。

随之它身上的薄膜蚕茧缩紧了一下,火焰金蚕立马又老实了下来。

“怎么了?”记忆鸟担心着问道。

“没什么,只是沉浸多日的火焰金蚕有了点反应!”秦木反复观察着火焰金蚕,并没有再发现它有什么异常,而且睡得似乎更深沉了一些,心里说道,“难道你要产卵了不成?”

收回心神,秦木再次把目光放在了那多半成人高的雪莲花上。

恍惚间他有一种错觉,那朵盛开的雪莲花就是自己,他自己就是那朵盛开的雪莲花。

甚至于四周那些盛开的小雪莲花都和他有了心灵的犀犀,仿佛间觉得它们和自己是一体一气的,它们一直在等自己的到来,在等这一天的终极相聚,好像它们在欢笑在大笑在狂笑。

石嘴山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碧凯保妇康栓好吗
蒙脱石散和丁桂儿脐贴能不能一起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