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CBA

妖灵志异第五十八章大殿之侧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妖灵志异 第五十八章 大殿之侧

“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但是还是有点不一样,不是吗?”

“嗯,你看他的嘴巴,还有他的鼻子,那眼睛怎么看怎么好看呀!”

“是啊好帅啊!”

海狸正殿的偏厅里,三个鬼鬼祟祟的人儿,坐在茶几旁,隔着一层屏风,对着大殿正中,上早朝的某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因着有叶倾绝在,所以宫中的侍卫宫奴对这三人,没有做任何的阻拦,并且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三人面前的屏风,也已经被叶倾绝施以幻术,从偏厅向大殿看屏风如同玻璃一样,透明无阻。而从大殿看向偏厅,却只能看到一副娟秀的山水画。

大殿中的人们似乎对讨论的事情十分严肃。

个个的神情紧张谨慎,可淇奧却显的十分淡然,他举止轻松的坐在王位上,神态平和,表情里不见一丝的风波。

“再次进攻永辉的事情,孤认为已经是定局,诸位大臣不用再费心机,多生口舌劝阻。不如竭力的准备,为孤此次出征的成功,给出切实的建议。”

淇奧的声音十分平静,在安静的大殿里,这番言语就是一种宣告,彰显着淇奧作为帝王不容置疑的权威。

“奧王好帅!”捧着脸颊,做桃心状,麟儿的面孔笑意柔柔,花痴的不得了,奧王实在是好man不是么?

灵硕看着麟儿尴尬的撇了撇嘴角,左手又不好意思的去挠自己的后脑勺。

“可我怎么觉得他这就是一暴君啊~”她小声的自己嘀咕着。

这淇奧完全不听手下的意见啊!他说啥就是啥,在大永辉就是涅帝也不一定敢这么干啊!

他要是不是暴君,那灵硕就不是檀香精!

这边灵硕和麟儿的注意力都在淇奧身上,两个人大眼瞪着淇奧。

叶倾绝却只是盘着自己的二郎腿坐在蒲团上,一手扶着腮帮一手甩着扇子,嘴里似乎还念念有词。

他的眼睛看向虚空,似乎对对面大厅里发生的一切并不在意。

可事实上他要比灵硕和麟儿更在意眼前事的多,他舞来武去的那套动作,是当初在修罗场台内与屠涅对决时,钳制住屠涅的那最后一击。

现在想来自己的那招手法依然堪称完美,要不是江山社稷图,那屠涅小儿,根本没有逃脱的余地!

“叶君!”一个清晰的男声从叶倾绝的身后,突然的传出。

沉浸在手舞足蹈之中的叶倾绝这才发觉到自己身后过来了个人。

而灵兽和灵儿也同一时间的回过头来。

那男人身穿黑红相间的轻装该漏洞的出现铠甲,梳着简单的竖冠。身形极似淇奧,打眼看去还以为是淇奧过来了,然而面孔却是不同。

虽有着一样的端正相貌,星眉剑目,却显得更加干脆,棱角分明,不似淇奧那般沉稳温润。

他是淇奧的武丞左寒,从少年时期便忠心追随淇奧的武将。

一路跟随在淇奧的左右,立下了不少的功劳且法能高强,称得上是海璃的第一武将,在淇奧失踪于永辉的时候,受了重伤的他被当时的武丞敖鲍打压进天牢,差点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而如今,淇奧归来,自然为他洗清了冤屈,且升至武丞相掌管海璃兵马大权。

左寒从少年时期便十分崇拜淇奧,性子又低调平和,如今虽贵为武丞,却依然喜欢,佩刀跟随在淇奧的身侧。在朝堂上,恭敬地如同一个侍卫。

刚刚淇奧早已发现了叶某等人,于偏厅窥视的行为,朝堂的讨论告一段落,他便以传音指派左寒,叫他来屏风后查看。

左寒向叶倾绝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拱手礼,抬起眼来,又向着麟儿和灵硕点点头。

“啊是左寒,快过来和我们一起来吃茶呀!”叶倾绝倒是不跟人客气,笑意盈盈地邀请左寒,与他们一起进行这不要脸皮的偷窥行为。

左寒也随和,点头就爽朗的卸下刀剑,盘腿坐在了叶倾绝的旁边,想来二人的关系,也该是十分熟悉,不然哪里会如此亲近。

“叶君这是在做什么?”左寒悄声地问到。偷窥大殿?以叶君的身份想必不用这般鬼祟,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为了眼前这两个小女娃了。

这两个女子左寒不曾见过,看起来年龄又都偏小,其身份,于左寒来说也就无法猜测。

左寒看了看麟儿又看了看灵硕,表示着对这两人身份的不解。

“麟儿,硕儿,来跟左丞相打个招呼。”叶倾绝挥舞着折扇,举止很是洒脱的,向左寒介绍着。

刚刚将注意力一直放在朝堂上的两人现下见到左晗,都不好意思起来,不再用那样放肆的目光盯着淇奧看了。

尤其是麟儿,神情突然有了小女孩儿家的娇羞,看两眼左寒又低下头来,转头假装继续观察大殿,喝两口茶,整整衣角。下意识的,连坐姿都端正了许多。

麟儿一听叶倾绝说要和左寒打招呼,终于敢光明正大的将目光放在了左寒的脸上,麟儿身为大家闺秀的礼仪修养,也终于在此刻显露了出来。

“谢麟儿,谢文丞家的独女,谢璟堂是我大哥,你叫我麟儿就好。”麟儿淡淡的笑了笑,神情虽说还透露着几分天真,可也算得上是落落大方。

灵硕则是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简单的来了两个字,灵硕。

差点把这人看成淇奧,嘿!

“硕儿就是奧王从永辉带来的那个女孩。”叶倾绝的补充简单明了。

原来是这样,左寒心想,奧王带来个女孩的事没几个人知道,然而左寒是其中之一。

当初左寒,在邺地一役之后侥幸脱逃,回到海里又被关押了千年。内心里对自己的被打压,没有半分的自怨自艾。只有每每想起奧王,才会觉得心有悔恨。

自己当初就不应该选择跑回海璃,而是应该留在永辉等待时机救出奧王,他觉得自己的行为果真如敖包所言,是苟且之行为,护主不力的懦夫,只顾着自己活命!

“当初邺地一役,我侥幸逃过一劫,如果不是我当时已经被打成重伤,怎么会浑浑噩噩的自己回到首先需要找的链接类型就是与自己主题相关的站。了海璃,我千不该万不该回来,就算奧王之前交代过,若是他出了任何的问题,我一定要回到海璃找援兵,谁知那敖包如此混蛋!”

不仅不肯派出一兵一卒,甚至于以叛变的名义将自己幽禁起来,妄图自立为王!

左寒是个爽快的人,想到什么,便痛快地说了出来。

他蹙着眉头,长叹了一口气。

“叶君我们还是去厅内一叙,这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考虑到刚刚淇奧的指示,左寒礼貌的请提出了请求。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用户请到m.阅读。

云南九洲医院怎么样
黑河治疗牛皮癣
西安治疗男科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