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CBA

我拼命的奔跑着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我拼命的奔跑着,慌乱的躲避警察的追捕,这下怎么办?躲了几天还是被抓到了,他没有死吧!心慌则乱,一不留神还摔了一跤,顾不得疼痛我再次站了起来,可是警察没给我机会,直接将我扑倒在地,我拼命的挣扎却无济于事,于是不再逃跑停止了挣扎。

“巧儿,过来,我这里有刚蒸好的包子,快来尝尝。”四婶笑眯眯的喊着我,我迈着小步伐飞快的跑了过去。

旁边的张婶叹道:“唉!他也够可怜的。”几岁的我可听不懂这些,只知道嘴里的包子味道好极了。伸着小手喃喃的道:“四婶我还要。”四婶便又递给我一个包子。

张婶道:“你看他的样子多么像他妈妈啊。”

四婶一边烧着火一边叹道:“像又能干什么呢?他妈妈还不是早就走了吗?”

张婶道:“也难怪他妈妈会跟别人跑了,你看瞎子邋遢的样子,有哪个女人会愿意跟他。”

四婶似乎不服气:“瞎子怎么了,她自己还是个哑巴呢,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嘛,她跟瞎子的这几年瞎子对她比什么都好。”

张婶叹气着不说话,停了半晌道:“这个巧儿真挺可怜的,他奶奶还喜欢赌钱,都快要过年了家家蒸馒头,她还呆在赌场。”说着又递给我一个包子,我喜笑颜开的接受了。

我的童年大部分是在牛背上度过的,爸爸去放牛的时候总喜欢将我放在牛背上,每天放完牛就回到大伯家吃饭,那时我的肚子总是鼓鼓的,大伯家的小菊姐姐总会笑我,“人没到跟前,肚子就先到了。”

终于有一天我不想放牛了,就对爸爸说:“爸爸我不想放牛了,我想去上学。”

爸爸甩着鞭子笑道:“你真想上学啊,要是上学了就得好好学习,要不就让你和我放一辈子的牛。”

到了学校我发现大家都不怎么愿意和我玩,我上赶着和别人打招呼,也没人理我。

“走吧,我们不要和他玩,他爸爸是个瞎子。”小孩子们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每到这时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不知不觉间我明白了自己与别人的不同,更忍受不了课堂上的气氛,于是便辍学回家,爸爸气得将我打了一顿,可我就是不愿意上学,千方百计的逃课,最终爸爸妥协了依然每天带着我去放牛。

天气逐渐的热了起来,南来的风带着温度,我开始变得无所事事起来,突然间觉得生活实在很无聊。

我将牛栓在一边的树上,自己找了个凉快的地方睡了起来,没过多久身上便黏糊糊的,想去河里洗个澡却又不会游泳,只好不断的寻找更凉快的地方。

“哎,你怎么这么早就在这了?”我转过头,原来是村里的小军和张波,我给他们腾出个地方,他们坐下后递给了我一瓶水。

我道:“我不想呆在家,就早点过来了,你们怎么来这了?”

小军叹道:“唉!心烦,我也快要不念了。”

我道:“听说你成绩挺好的啊,全村就你考的分最多,你不是在县里的一中上吗?”

小军道:“我也想上学,可是家里没钱我想了想还是不念了吧。”

张波道:“只要你想念的话,怎么都能想办法弄到钱的。”

小军道:“爸爸也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凑钱给我上学,可是那天我看到爸爸哀求老师的样子,心里特难受就不想念了。”

我道:“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小军叹着气:“走一步算一步呗,还能怎么样呢。”

我道:“不念书干点别的也行啊,不是有很多人不念书吗?我看他们也活的好好地。”

小军笑道:“我想出去打工,多挣点钱用用。”

听到他要出去打工,心里顿时便痒了起来,笑道:“你有头绪吗?准备去哪?”

小军道:“暂时还没想好呢,你也想去啊?”

我道:“我天天放牛都腻了,你要是去的话就带上我呗。”

小军笑房贷新政效果初显 市场博弈央行下一招道:“行,我哪天要是走了就告诉你一声。”

张波道:“要是去打工的话,就得好好准备准备。”

小军道:“暂时不急,等我从学校出来再说。”

炎热的午后我们就这样坐在草地上聊了一个下午,此时的南风也渐渐地凉快了起来,阵阵南风吹得湖面荡起圈圈涟漪。

小军说等到收完麦子就可以出发了,我整个人兴奋的要命,脑中不断的想象着以后在大城市打工的情形。

从那以后,我和小军张波成了铁哥们,我不再每天围着牛转,爸爸也懒得管我,我成了小军家里的常客,小军的妈妈对我很好,只是他们家的房子很小,我坐在屋里显得很局促。

麦子终于成熟了,我帮着小军家忙收成,屋里屋外的跑个不停,小军的妈妈感到不好意思,“巧儿,你们家不也是收麦子吗?你回家替家里人干活吧,我们家自己能干。”我道:“不碍事的,我们家有人干的。”

小军的爸爸时常和我聊天,话语间总透露着淡淡的伤愁,我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他笑呵呵的背后好像隐藏着什么,可我哪里有功夫去研究这个,心里只想着麦子早点收进屋就好了。

麦子收好后小军张波就和我商量着去城里打工的事,张波道:“我想好了,我们去无锡吧,我们村的人几乎都在无锡打工。”

我笑道:“行,全听你们的。”

小军道:“明天我们去城里买些东西吧,好好准备准备。”

在县城里小军和张波买了好多东西,我身上没有多少钱,就随便买了几样,此刻天气热的让人透不过气来,我们随便找了个树下,坐了起来。

“这不是陈军吗?你怎么在这?”我转头,看见旁边几个背着书包的学生趾高气昂的喊着话。

小军的脸几乎在瞬间就变了颜色,只低着头不说话。

其中一个道:“陈军,我听说你不念了,为什么?你来我们班的时候是第一名呢。”另一个笑道:“家里没钱呗,你看他那穷酸样,就是学习再好也没有用。”

听到这里我当即站了起来,举起拳头骂道:“操你妈的,你说什么?想不想活了,想活的话就滚。”

小军连忙站了起来,劝道:“巧儿,你不要和他们吵了,他们家里都有背景的。”

我道:“有背景怕什么,要是欺负你我照样打。”说着举起拳头就向前打去,那几个学生吓得连忙跑了,其中一个不忘回头喊道:“陈军,你怎能跟流氓混在一起了,呆在一时间长了,你也就成流氓了,哈哈。”

我大骂了声:“操你妈的狗日的,有种你别跑。”张波和小军连忙将我拦住。张波道:“你不要惹他们,管他们怎么说呢。”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开始黑了,和小军他们约定好明天早上一起去村头的水泥路上,叫个电动三轮车带着我们到公路边,等着去无锡的车,在路上等车比买车票便宜点。

我忙着打理着行装,将自己随身的衣服放到仅有的背包里,出去打工的事我从没跟爸爸提起过,因为我知道以爸爸的性情,是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小心的行事着。

忽然想到自己还有件衣服落在小军的家里了,我的衣服并不多加起来也超不过几件,便又连忙的返回小军的家里。

刚走到他家的后面就看见小军和张波在那嘀咕什么,一时兴起,我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想着待会趁他们不注意吓吓他们。

“明天我们早点起床,早点去。”小军嘴里不知嚼着什么东西,说话模模糊糊的。

“嗯,小军你真不想带着巧儿一块去啊?”张波疑惑道。

“嗯,带着他干嘛?一看他那样就知道身上没几个钱,带着他只能是累赘。”

“我也这样想的,我看你和他走得挺近的,我还以为你真准备带着他呢。”

“哼哼,要不是我看他帮我们家干那么多的活,我早就不理他了,行了,你也快点回去吧,早点睡,明天早点起。”

听到这里我顿时火冒三丈,当时就想冲出去骂他们几声,但是一番思考后我冷静了下来,“妈的,不是不想带我去吗?那老子明天就早点去找三轮车我看你们怎么弄。”

回到家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心里恨极了小军,“妈的,没想到他竟然这样对我,老子以后再也不帮他们家干活了。”想了想,我偷偷地起床,来到奶奶的房间,我知道奶奶的私房钱都藏在了枕头底下,便轻悄悄的翻着奶奶的枕头,将藏有钱的手帕偷了出来,回到屋中我数了数,差不多接近两千多块钱,我笑着将钱装进了背包里,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醒来一看,天已经大亮了,还好奶奶还没醒。我暗叫一声不好,便连忙抓起背包向着水泥路跑去,刚到了路边,就看见小军他们坐上了三轮车疾驰而去,我快跑了起来,大声的喊着:“等等,还有我呢,你们快停下。”

可他们像是没有看见我一样,恍惚间我看到他们在车里似乎是嘲笑的看着我,我大骂着:“妈的,你们快给我停下,听见没有,操你妈逼的,再不停下,老子以后饶不了你们!”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车子竟然停了下来,我气喘吁吁地跳上车,“妈的,你们为什么不等我?”

小军笑道:“他妈的,我们等你好长时间了,谁叫你这么晚才来的。”

张波笑道:“哎呦,行了,来了就好了,不要吵了,巧儿,你钱带够了没?”

我余气未消,愤愤的道:“带了。”想起了昨天晚上听到他们的谈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我怒道:“昨天你们背着我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本来就不想带着我是不是?”

小军一愣,笑着摇着头,张波笑道:“要是不想带着你的话,我们就不会让车停下来了,就是怕你身上不带钱嘛,我们两个身上也没有多少钱的。”

我气愤的看着他们俩,“我带了两千多,肯定够用的,不是还要打工吗?多少还能赚点。”

听到这里,小军笑道:“你哪来这么多的钱?”

我道:“不用你管,反正我不会向你们借钱就是了。”

到了无锡后,我们商量着去工地做活,就在几个工地附近找了个比较凉快的地方安顿了下来,可是无论走到哪里,都没人愿意收我们这几个“小孩子”,不过却也看到村里不少人都在工地上当瓦工,有的还是钢筋工呢,我就和小军他们说,不如我们找找村里人,托托关系或许能留下。

小军笑道:“我也有这个想法,巧儿,你去说呗,他们都是你们家附近的,我和张波都不怎么认识的。”我想了想,便点头答应。

毒日当头,我早早的在工地附近等候,太阳晒的我浑身躁了起来,可我想着这么热的天,包工头肯定会让他们休息的。我不敢擅自离去,生怕错过了这个机会。

过了好久,他们终于停下休息了,村里的刘叔拿着毛巾擦了把脸,便走到吃饭的地方,拿了个盒饭蹲在那里吃了起来。

我瞅准了,走上前笑道:“刘叔,能不能和包工头说一声让我们几个人留下来啊?”

刘叔用毛巾擦了把脸,“你们几个太小了,还是回家吧,无锡这边热的不行,你出来你爸爸知道吗?赶快回去吧。”

我道:“我爸爸知道的,我和他说过了。”

刘叔边吃着饭边道:“就是这样也不行啊,你看看你这么小,能干什么?”

此时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望着刘叔手里的盒饭心里痒痒的,“我会干的,不能当瓦工,我能做杂活啊,搬搬砖头什么的。”

刘叔加快了吃饭的速度,打了个饱嗝,“就是这样也不行啊,我又不是这里的头,你还是回去吧,我累的不行了要先去睡会,你走吧。”说完就走了,任凭我怎么哀求,他就是不同意。

我蔫蔫的走了回去,一路上想着待会要和小军他们怎么说呢?掀开帘子,刚想说话,竟然看到桌子上摆着两只吃剩的烤鸭,还有几个空酒瓶,小军和张波都歪在一边的凉席上呼呼的睡了起来,我大叫一声:“你们两个叫我去找人托关系,自己跑这里又吃又喝的。”

小军揉揉眼睛,问道:“怎么样啊?那个刘叔同意了没?”

张波也从凉席上爬了起来,“对对,怎么样了啊,能收我们不?”

我气道:“你们在这里吃喝还有脸来问我?”

小军带着怒意:“我们这是自己钱又不是你钱,你要是想吃自己去买不就行了啊!”

我摸着肚子,去背包里找钱,“在哪买的?”

张波道:“算了,我帮你买吧,把钱给我就行了。”

我拿出一百块钱递给他,“再买两只烤鸭回来,别忘了带几瓶冰啤酒。”

小军催着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叹道:“刘叔不肯帮忙啊!现在怎么办?”

小军皱着眉,“你是怎能么跟那个刘叔说的啊?”

我把找刘叔的经过和他说了,他道:“难怪人家不肯帮忙,你起码得买几包烟走走场面啊!”

我恍然大悟,一拍大腿,“对哦,我把这个给忘了。”

小军道:“要不这样吧,你给我四五百块钱,我去和那个刘叔说说。”我连忙去背包里拿钱,“哪里要那么多啊,给你三百就够了。”小军笑道:“你还能怕我私吞不成。”

我道:“我身上只剩下八百多了,你们两个身上不也有钱吗?怎么老是往我要呢?”

共 905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巧儿,因为家里平穷父亲又是瞎子,从小受尽被人歧视生活,所以心里留下较深的阴影,有着叛逆好胜的心里,但性格是善良的。所以在很多情况下,既凭善良的本性帮组别人,在知道被人利用后有不平想报复的心里。小说构思富有生活气息与现代感,个性特征描述的生动灵活,人物刻画的相当到位。文笔朴实清爽,语言流畅,不错的小说,力推共阅欣赏!【:一片叶子】【江山部精品推荐并在连续八场比赛中六次砍下三双。 佩顿在去年选秀大会首轮第十顺位被魔术队选中01 0 2426】

1楼文友:201 -0 -24 07:45:04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欣赏,问好天涯女,送去祝福,

回复1楼文友:201 -0 -24 11:02:25 谢谢!送祝福!

2楼文友:201 -0 -24 07:45:20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欣赏,问好天涯女,送去祝福.

楼文友:201 -0 -24 12:42:16 欣赏精彩小说,问好天涯老师,祝福愉快!

回复 楼文友:201 -0 -24 12:50: 4 谢谢王梦良老师欣赏!问候老师!

4楼文友:201 -0 -24 18: 7:02 欣赏精彩小说,问好天涯,祝福吉祥!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5楼文友:201 -0 - 0 17:05:10 溪洋叫我过来看看,以后就自觉过来拜读 含章可贞,与文共舞。

回复5楼文友:201 -0 - 0 17:42:12 多谢!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
空调修理价格
昭通治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