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游泳

木纹史上最贱boss卷一飞楼极乐第三十章没那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3日    点击:[0]人次

史上最贱boss 卷一 飞楼极乐 第三十章 没那么简单【求票求收藏】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结束!

将楚成的人放走之后,徐元又一心扑在了修炼之上。虽然有元灵塔和真武阁这样的神奇设施,但徐元依旧对修炼是一知半解,逐渐有了一些抵触情绪。

没办法,在地球村的时候,他就不是一个能长期吃苦耐劳的人,坚持了一段时间发现依旧毫无起色的时候,徐元自然变得有些不乐意了,但却没有彻底放弃,因为他害怕自己哪天因为对修炼不熟练而引起别人的怀疑,毕竟自己这具身体之前可还顶着一个修炼狂魔的帽子。

至于沈星辰三人,徐元是不可能放走的,因为这三个家伙观看到了徐元忽悠楚成等人的整个过程,如果将他们放走,自己搞臭耀世宗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像应付每日任务一样应付完三个时辰的修炼,徐元照例去了陈雪的病房探视。

这姑娘已经昏迷快半个月了,徐元隔三差五都会来探视一遍,但经过上次那意外情况之后,徐元再也不敢去乱么这妮子的额头了。

虽然陈雪的情况很稳定,但也只是伤口复原,却依旧没有醒来。每日只能在齐萝和红萤的帮助下饮一些清水,长期得不到营养补充的身体日渐消瘦了下去,颧骨突出,皮肤变得蜡黄;徐元无奈只能吩咐厨房的潘化每天都熬一些鸡汤给陈雪喂下,以增加点营养。

坐在一旁望着齐萝蛮横的掐着陈雪的嘴,有些蛮横的将鸡汤灌进陈雪嘴里,徐元深深的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去找两个“真正的女人”来伺候!

徐元却没敢去阻止齐萝的动作,典剑楼就齐萝和红萤两个女人,徐元害怕自己一多嘴,齐萝直接尥蹶子不干了,那这事情难道要让自己或者赵不语来干吗?又或者六岐??

虽然齐萝和红萤两人看起来更像汉子,但也好过自己这几个五大三粗的真汉子啊!

“咳咳……”

突然,那许久没有发出过声音的陈雪似乎是被鸡汤给灌得急了,呛了一口,咳出声来!

“醒了!”

“醒了!楼主,她醒了!!”

徐元已经听到咳嗽声了,听到齐萝有些激动的呼喊,还是赶紧凑了过去。

………………

冷!

刺骨的寒冷!

陈雪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恐怖的梦!

她一个人走在漫无边际的冰天雪地里,觉得自己快要冻死了!

独身一人,盲目的行走在只有白色,只有冰雪的世界里,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很冷!

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冻得蜷缩在雪堆里不能动弹了,忽的感觉到一股温暖从自己的额头发出,逐渐包围自己,浑身暖洋洋,很舒服!

可是好景不长,那温暖仿佛一闪即逝,抽走了一部分寒冷,但很快她又被冷气所包围,她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只能不停的走,一直走!即便累得感觉自己站着就能睡着,也不敢停下!她害怕一旦停下,那就只能永远的留在这只有白色的世界里。

终于,她感觉到了一股热流,暴躁的灌进自己的身体,比之前更加狂暴,而且带着一丝辛辣,久经严寒的陈雪大口的呼吸起这股难得的热气,希图将更多的热量吸进自己的身体里。

但由于太过着急,她竟然感觉自己鼻子被呛到了,突然就咳嗽出来!

“真的醒了?”

徐元喃喃,要说这玄阴体可真特么的造孽啊,一个受伤失血过多就要在床上躺半个月,这要是来个伤筋动骨什么的,还不得直接变成植物人啊!而且修炼还得靠和其他人双修,这特喵的不是逼着人去当小淫娃吗?

“我……这是在哪儿?”

那么陈雪迷茫的睁开双眼,蜡黄的脸上露出一阵疑惑,随后猛地抓扯了一下头皮,这才想起一些之前的记忆来,低头一瞧自己的肚皮,那里有一道横向的细长伤疤,新生的肌肤泛着些粉红色。

她似乎是想起了那日被劫掠的恐怖,惶恐不安的盯着徐元和齐萝两人,她想反抗,但却全身都使不上力气。

齐萝看着她蜷缩在被子里,身体还在微微发抖,一改往日作风,缓缓将陈雪半扶起来,柔和的说道,“这里是典剑楼,你很安全!”

“你别怕,那些土匪都被我们给杀了!”

陈雪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眼中噙着些许泪花,似乎是察觉到陈雪疑虑的眼神,齐萝轻声到,“这是我们楼主,你不必害怕!”

大概是因为女人和女人之间才会很快建立信任吧,陈雪听得齐萝的话,看了一眼徐元,这才蜷在一旁开始低声的啜泣。

徐元和齐萝二人见到这种情况也是有些手足无措,两人都不是那种擅长做安慰工作的人,只能默默地呆在一旁看着陈雪。

过了许久,陈雪才缓缓的停了下来,但身体却还在不自主的微微颤抖,直到最后她那有些蜡黄的俏脸上扬起一股仇恨!

“楼……楼主,我想报仇!”陈雪语气有些生涩的说道。

“报仇?”徐元有些诧异,一个看起来是如此脆弱的女子,想到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复仇,这得多大的仇怨?不就是肚皮上挨了一刀吗!用得着这样?

“我的父亲,母亲全死了,死在那群畜生的手上!”

“我对你的遭遇表示很悲伤,不过那群土匪都被我们给杀了,难道你还想把他们的骨头挖出来鞭尸不成?”

徐元略带遗憾的说道。

“土匪?呵呵!”

陈雪似乎是在嘲讽徐元,又似乎是在嘲讽自己,但她的语气,让徐元感觉这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徐元环抱着手臂,并没有开口说话,只静静的等待着陈雪的下文。

“如果只是土匪,你觉得他们敢堂而皇之的攻进城池劫掠吗?”

陈雪这样一问,徐元瞬间再次认真的回忆起来!

的确,文昌镇处在典剑楼和耀世宗两大门派之间,典剑楼在西,耀世宗在东,即便文昌镇守军确实防备松散,战斗力低下,土匪再怎么猖狂,也不可能敢大张旗鼓的进城打劫才11月才正式推开对。

那群土匪虽然有一定实力,但绝对没有达到可以在两大派包夹之下肆无忌惮的地步,当时徐元怀疑是因为典剑楼没落的原因,但现在看来,仅凭耀世宗,也不是土匪能够对付的。

PS:各位大大,求票求收藏哟!别忘了我们的PY约定!


女人月经颜色重该如何调理
开利空调换主板多少钱
商丘牛皮癣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