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搏击

重开地府第四十七章意外来客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重开地府 第四十七章 意外来客

张羽微微动容,盯了历笙一眼,道:“哦,你竟识得此物?”

历笙脸色数变,恨声道:“不,就算这真是地府百鬼刀,你也不可能是阴差,地府闭门千年,人间早就没有神祗。”

张羽不以为意,朝厅中看了一眼,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劲风铺面,却是历笙出手偷袭。

黑色的浓雾变幻着,铺展迅速,眨眼间便将张羽包围其中,从外面看,团团黑雾里,仿佛有无数鬼魂哀嚎,尖牙利爪,纵身扑向张羽。

张羽抬头左近一看,黑雾如墨,透着诡异,隐在暗处里,似乎藏着一双双恶毒的眼睛。

忽然间,黑雾中伸出数十双手,挣扎着,一同向张羽抓去。

张羽闪身一避,有几处没有躲开,被几双手拽到衣袂,登时只觉得神魂一阵动摇,脑门里传来一股撕裂般的尖锐疼痛。

腰侧的官印一亮,神鉴一闪,张羽身上一股浩大气息升起,当时怪手便如受到惊吓,黑雾如冰消雪释,急剧收缩,黑雾里更是传来阵阵哭号声。

见状张羽趁势上前,一刀挥出,如切黄油,黑雾历时分成两团。

历笙藏身黑雾中,嘶声痛骂道,黑雾滚动,伸缩着,想要重新拼凑成团,却仿佛被无形阻隔,不能成形。

为此班组命名为“春晖乘务组”。

扬手一招,锁魂链凭空显现,如虬龙入海,张耀着,奔腾落下,将黑雾层层缠叠到一起,随着锁魂链搅动嗤啦声,阵阵乌光在锁魂链表面闪动。

无形无体的黑雾却不断收缩变小,被锁魂链越收越紧,渐渐黑雾散去,露出历笙气急败坏的模样。

历笙披头散发,形如恶鬼,挣扎咆哮着,不断嘶吼,想要挣脱出锁魂链,却不想,越是挣扎,锁魂链便收得越紧,像一条缠身的巨蟒,丝毫不给他挣脱机会。

机会当口,张羽毫不犹豫供应主流为好铜品牌,朴刀一举,朝着历笙面门便是狠狠一刀劈下,骇的历笙面色巨变。

铛!

一道光芒纵过,历笙周身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金光,无形无质,朦朦胧胧,却刚好在关键时候,挡住了张羽的朴刀。

朴刀反震回来,张羽双手一颤,几乎都快拿不稳。

“洛茗雅!”张羽咬牙,心下骂道。

他如何分辨不出,那护住历笙的,正是曾在洛茗雅和陈二牛处见过的佛门舍利。

依照陈二牛所言,整个清源寺只有一对舍利,眼下一个在他手中,另一个却是他曾在洛茗雅身上见过,现在却出现在历笙手里。

再想到洛茗雅曾经和自己接触过,还口口声声说要上诉城隍,禀告冤屈,一时间,张羽脑中念头纷繁闪过,越发猜不透洛茗雅的古怪。

历笙脸上一副劫后余生表情,见张羽一刀无功,立马又开始挣脱起锁魂链来。

张羽脑中念头闪动,有心动用神鉴,却深知自己八品阴神的神力不足,一路从寺外杀进来,神鉴中已镇压数百魂魄,此时历笙实力犹存,若贸然将其收入,恐怕会被对方拼死挣脱,一旦伤及神鉴,自己便得不偿失了。

不到万不得已,张羽不会行此冒险之举。

思忖时,忽闻门外传来一声轰天巨响,仿佛天摇地动,张羽举目视去,却见清源寺内鬼影幢幢,无数阴魂嚎哭着,四散奔逃。

就在这时,殿中的棺椁也是一阵晃动,而后爆出一声巨响。

只见棺材上下一颤,四角的铆钉忽地弹射而出,刹那间整个棺椁便四散炸裂,竟是从里面被轰开。

尘土飞扬,木屑飘飞,从中走出一个身姿轻盈,气息飘渺淡然的清丽人影。

“是她。”张羽眉头一皱,奇怪道。

五官艳丽,着一身宫装,脸上悬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嘴角边一颗朱砂般的美人痣,点缀在丰厚的唇边,姿容无双。

赫然正是张羽曾在古玩街见过的钟毓灵,那个花了十万,只为买走一个破炉子,一个张羽从城隍府下带出来的破炉子。

钟毓灵视身周的恶鬼如无物,一双妙目只盯着张羽,用好奇的神色打量着。

她身形轻盈,也未见如何动作,便转瞬间穿越数丈距离,来到张羽面前。

钟毓灵笑容清淡,对张羽微微一礼,轻声道:“道门元神修士,钟毓灵,还作者:未请工程机械行业今年以来一直呈现弱复苏的态势教阁下?”

张羽尚未答话,门外忽传来一阵急速的破空涌动声,张羽感知敏锐,只察觉到一股凛凛锐气铺面而来。

侧身一躲,一道呼啸的寒光便从张羽刚才站立的原地掠过。

光芒回转,发出阵阵鸣镝声,凌空一悬后,又急速朝着被锁魂链拘住的历笙斩去。

铿!

尖锐的爆鸣声响过后,张羽眼见光芒一窜,立马收了回去,而历笙却是神色一白,身周的金光立马又暗淡了不少。

好机会,张羽心下暗道,手上朴刀一横,刹那间横劈而去。

金光如浪,阵阵摇晃,终是没有挡住张羽手中的地府百鬼刀,被强横破开,刀势不减,向历笙脑门劈下。

啊!

历笙传来一声痛呼,遭此重创,形体再也不能维持,身形一时变的飘忽起来。

收!

张羽骈指一点,悬挂腰间的神鉴光华一闪,便将历笙纳入其中,原地只留下一个滴溜溜旋转的金光舍利。

张羽面色不变,当着钟毓灵的面,扬手一招便将舍利纳入怀中。

钟毓灵眼神一紧,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门外的寒光却似被触怒一般,呼啸着又席卷而来,气势凶猛。

“真当老子没脾气么?”张羽暗暗恼怒,扬手一引,锁魂链层层交叠,如一张迷,上下纵横,封堵围截,当场便将寒光罩住,笼在其中。

那一点寒光左支右绌,来回窜动,却是始终都没有冲出锁魂链的范围,反而活动空间被锁魂链逼迫的越来越小。

哼!

门外一道冷哼声传来,张羽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眉宇间戾气颇重,披散着枯槁头发,道士模样的人奕奕然迈步走了进来。

“玄门高欢,不知哪位高人当面!”

进来的一瞬间,一股煞气凝结,来人脸上风霜之色沉重,吐声道。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
四川牛皮癣医院咋样
黄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新余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芜湖治疗白斑的医院